<delect id="dxdtd"><progress id="dxdtd"><output id="dxdtd"></output></progress></delect>

<pre id="dxdtd"><th id="dxdtd"></th></pre>

    <font id="dxdtd"></font><font id="dxdtd"></font>

    <delect id="dxdtd"><address id="dxdtd"><b id="dxdtd"></b></address></delect>
      <thead id="dxdtd"></thead>
        <em id="dxdtd"></em>

      <p id="dxdtd"><listing id="dxdtd"></listing></p>
      <em id="dxdtd"><noframes id="dxdtd">

      <font id="dxdtd"></font>


      企業文化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文學作品

      林秋華,人送綽號林大頭。不,準確地說,這綽號應該是他父親的專利。然而,在林區一般都是子承父業,習慣地這樣稱謂下來。如趴孫鼻子,丁不住等等……

      林秋華的名字也是很富有傳奇色彩,據他母親說,生他那年,正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小二黑結婚》評劇風靡全國的時候,劇中主人公趙振華的名字婦孺皆知,因為每天廣播站都在播放評劇《小二黑結婚》的精彩唱段,劇中主人公趙振華的名字如雷貫耳。父親憋了十幾天,終于憋出來了,一跺腳,大聲嚷道,“他叫趙振華咱就叫林振華!一振林家,二振林業,三振中華,這名字無與倫比?!闭f完拿起戶口薄就往離家五公里外的駐場派出所跑去報戶口。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這天偏偏下了一點小雨,山路又濕又滑。跑著跑著,眼看就到派出所了,可腳底一滑,摔了一個仰面朝天。等到了派出所后,戶籍民警問他孩子起個什么名時,父親突然間腦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來了。其實這也怪不了他,因為父親年輕時得過一場傷寒病,痊愈后記憶力就明顯減退了。他想來想去,只記得個“華”,民警想了想,這時正好是秋天,要不然你家孩子就叫林秋華,怎么樣?父親看看民警無奈地說,就這么著吧。于是,林秋華和林大頭的名字與綽號也就伴隨他人到晚年。

      林秋華的母親富海霞一生顛沛流離,跌宕曲折,飽嘗了人世間的苦難與悲傷。他生于一九一四年,祖父原為清朝宮廷中的一名要員。因科舉舞弊案被逐出宮,流放寧古塔,從此家業衰敗。據史書記載,長白山是富察氏元、明、清三朝千年的主要祖居地,更是富察氏家族的發祥地。富察氏為滿清八大姓之一。家族與皇室世代姻親,與清王朝同起、同興、同衰、同敗。用一家之況縮略了整個王朝的發展史。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后來富家又輾轉來到鏡泊湖邊上的一個小魚村。母親出生的那一天,恰好朝霞滿天,湖面金波蕩漾。外公說盡管這湖水煙波浩渺,可比起大海來那還是微不足道。所以,我姑娘就叫海霞。

      母親長到七八歲時,已經出落得乖巧俊俏,非常討人喜歡。由于外公常年在敦化吉林一帶做木材生意,不久便舉家遷至敦化,與同做木材生意的劉老板為鄰。一次劉老板請外公到他家里喝酒,席間,外公見到劉老板的兒子出出進進,既穩重又落落大方,不時地夸獎幾句。劉老板喝得正高興,聽夸贊自己的兒子,心里非常得意,突然他大聲說道:“富老弟,你的姑娘也是聰明可愛呀?!眱蓚€人相互吹捧起來。站在一邊端茶倒酒的老板娘笑盈盈地插話道,“你們哥倆別夸了,以我看咱們結親家算了”。誰知一句玩笑話,時隔幾年,兩家真的結了親。那年母親剛滿十六歲,也就是一九二九年。轉過年,母親就生下了和我同母異父的大哥劉念祖。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這時念祖的父親在長春偽皇宮當上了一名侍衛官。因同日本人不和,他又帶著十幾個士兵投了國民黨中央軍。一九四三年母親又生下女兒劉婉君。一九四六年大兒子劉念祖考上保定軍官學校,遼沈戰役打響后,東北民主聯軍開始困長春,眼見國民黨軍大勢已去,父親說作為一個軍人我必須同陣地共存亡。他讓母親化妝成老百姓混進逃難的人群中想辦法帶著女兒逃回老家敦化,于是母親便領著3歲的女兒去過關卡。母親穿了一套破破爛爛的衣服,對女兒說,“檢查人員問你爸爸是干什么的,你千萬要說是討飯的”,可女兒卻搖搖頭說“爸爸是挎洋刀的”,因為當時家里墻上就掛著這樣一張照片。母親一連說了幾遍,女兒還是一臉茫然不肯說。無耐只好把女兒放在里邊,焦急萬分地說,“孩子,媽媽先過去,然后在那邊等你,你一定要隨人群混過去,媽媽等著你”。說完她就通過檢查過了關卡,母親剛過去,那邊就槍聲大作,人群亂作一團,母親在卡子這邊足足等了一周,過來人就問見到她的女兒沒有,母親眼淚都哭干了?;氐搅硕鼗?,每天都到車站接女兒,直到全國解放了也沒找到女兒。一九五一年,忽然有一天,一個中年男子來到她的家中,偷偷地告訴她,你丈夫在長春解放的前幾天戰死了,臨死前他曾告訴我兒子可能去了臺灣,生死不明。母親聽完之后立刻昏了過去。事后才知道,他是父親的戰友,現在回家務農了。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母親在生命幾乎絕望的時候,在一個偶然的場合遇到了我的父親林大頭,他長母親十歲,是一個一無親二無故的老木把子。母親三十八歲那年生了我,由于年齡大差點沒送了命,那是一九五二年的秋天。

      父親和母親就是一部林業前世和今生的發展史。父親生前母親從來不提那些年、那些事。直到父親七十歲去世了,母親才慢慢地告訴我她的前半生……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父親跟一伙闖關東的山東逃荒人,來到長白山腳下的敦化,進山之后就在富爾河畔的深山密林之中地窩棚里住了下來。夏天跟著他們放山、挖藥材,冬天就伐木歸楞,等到春天富爾河水開化解凍時就放木排到吉林。一年四季只有春季還算快活,其余的時節真是生不如死。經過幾年的奮力苦斗,終于有一天熬上了一個小工頭,這才嘗到了做人的滋味。秋天采完了藥材,開始冬天伐木前的準備作業,首先挖好冰溝,待到冬天澆水凍冰,沿冰溝放木材下山。春天就在桃花水的時節,那時的富爾河水猛漲,這時將冬天竄冰溝在河邊堆積起來的原木全部推到河里,用繩索鏈上,準備一個月的食物和夏天采的藥材一起裝到木排上,兩個人一個木排,前面一個人撐舵,后面一個人看管物品。幾十個木排沿河順流而下,不出意外,一個月左右就到了吉林市三道碼頭(現今臨江門一帶),將木排交給前來接應的經濟人后,一切都不用管了,經濟人安排住宿就匆匆離開了。這時,吃喝玩樂盡情享受,此時最高興的就是妓院的老板娘,她們你爭我奪地把這些老山炮興高采列地搶到自己的店里。當時有一首打油詩寫到“林大頭下山四處冒煙,大碗喝酒,大把花錢。春宵一刻,一晌貪歡。辛苦一年,快樂瞬間。醉了月亮,醉了大山?!边@就是林大頭的前世。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解放了,林大頭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尤其是和我母親富海霞結了婚,他果真換了一個人。我的母親出身名門望族,作為大家閨秀的她,雖然舊社會給她在心靈上留下了許多傷痕,然而她還是揩干眼淚重新站起來,她已屆不惑之年,但仍然徐娘半老,風韻尤存。她燒得一手絕佳的宮廷私房菜,據說是她的祖上傳下來的。

      我父親剛一解放就在黃泥河林業局參加工作,那里林業人才奇缺,父親雖沒有文化,但工作經驗十分豐富,林業各道工序他都精通嫻熟。他當段長從不擺架子,和工人打成一片,哪里艱苦、哪里危險他就帶頭沖在前,干在先。放平車,是一個最危險的活兒。一要膽大,二要心細。弄不好就會翻車、掉道,有的竟然車毀人亡。年輕人都看著好玩,可沒人敢試一試。為了完成任務,父親主動操車,并毫無保留地向年輕工人傳授操作技巧。因此,他的工段每個月都能提前完成任務。當時是職工集體吃食堂。場里對特殊完成任務的班組長、工人給予吃“光榮桌”的優惠獎賞?!肮鈽s桌”上擺著好酒好菜,一吃就是一周,在那個艱苦的年代,一個普普通通的林業工人能夠享受如此特殊待遇,這才是企業真正體現以人為本的主人翁精神。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舊時代的林大頭,是當時社會上人們對老木幫兒這一特殊群體的不雅稱謂。然而,新中國的林大頭則完完全全是一個“高大上”的黑色幽默。它寓意著務林人熱情、豪爽、忠肝意膽的人格魅力,相對而言的鐵小摳兒(鐵路人)那就截然不同了。

      文革爆發了,林大頭的好夢一點一點地破滅了。由于他那風姿綽約的妻子過去曾是國民黨的官太太,她的大兒子又跑去了臺灣,所以掛牌子在場里游街那是跑不了的。林大頭心疼老伴慘遭折磨,又無處申冤,他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整天借酒澆愁,七十歲那年病死家中。老伴富海霞身邊總算還有一個二兒子林秋華陪伴,很快就從痛苦中走了出來。林秋華遺傳了父母親的最佳基因。他聰明能干,很快在林場里脫穎而出,并小有名氣。他擔任小隊長,他開的運材車連續幾年被評為全局“萬米車集材能手”。他的仕途走的也很順,從生產場長到生產處長,為林業發展貢獻了智慧和力量。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改革了,開放了,一切舊的觀念都被逐步打破了,林秋華的母親已到了古稀之年。此時,又勾起了她對海峽那邊大兒子的日夜思念……

      有一天,老太太閑來無事,和老家在北京的孫老師聊起了往事。聊著聊著,孫老師忽然說,“我放寒假回北京時,聽收音機播放的‘海峽之聲’很感人,每次節目里都有找到的親人,你為何不試試呢?”富海霞心喜過望,于是她便寫了一封尋親信,托孫老師暑假時帶回北京。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一年過去了,有一天突然接到了大兒子回信,老太太幾乎樂瘋了,逢人就說我的兒子找到了,大家都為她祝福。不久,大兒子果真只身一人從臺灣來到敦化,親人團聚,自不必說。大兒子返回臺灣半年之后,又來信讓二兒子林秋華領著母親去臺灣。由于剛剛開放,林秋華去臺灣還有些麻煩,因此老太太只好一人來到了臺灣。住了半年之后她還是想念二兒子一家,沒辦法大兒子只好為母親打點行裝準備返回大陸。一次,老太太在家人的陪伴下,去超市買東西,不幸發生車禍,死在臺灣,終于走完了她坎坎坷坷的人生之路。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林秋華一家的悲歡離合,是我國林業前世今生發展變遷的真實寫照,它濃縮了幾代務林人萬語千言的心路歷程。如今我國全面實施封山育林和天保工程,林業真正步入了生態文明發展的快車道。

      “林大頭”永遠成了歷史的記憶。

      “林大頭”的前世今生

      (圖片來源網絡)作者:高春華

      微信全視角
      王連弟深入林區調研黨建 防汛...
      2021-08-16
      集團召開疫情防控工作會議 堅...
      2021-08-05
      長白山森工集團召開上半年工作...
      2021-08-02
      百年恰是風華正茂 圖話延邊林...
      2021-07-16
      國家林草局調研組到長白山森工...
      2021-07-14
      熱點推薦
      “百年恰是風華正茂”——長白...


      集團簡介
      長白山森工集團地處雄奇瑰麗的長白山林區核心區域,接壤朝俄、直面半島,是全國五大森工集團之一,承擔著吉林省60%的國有森林資源生態建設重任。集團總經營面積228.5萬公頃,森林覆蓋率92.99%,總資產108.46億元,是集森林培育、林木加工、生態旅游、森林礦泉水、林下經濟等多種綠色產業為一體的省屬國有大型功能類企業集團。
         版權所有:長白山森工集團 Copyright 2014-2021 cbs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備案號:吉ICP備17004319號-1
      18禁美女挤奶水免费视频